综合

推书:真龙之命,华夏龙魂之魂,神针惊天下,逆转阴阳起死回生

2020-01-25     综合

他是真龙之命,是华夏龙魂之魂。鬼手神针惊天下,逆转阴阳,起死回生。犯我之敌,必杀之,唯我狂之。泡最美的女人,喝最烈的酒,交最义气的兄弟。

推书:真龙之命,华夏龙魂之魂,神针惊天下,逆转阴阳起死回生

小说:《都市之绝品狂少》

作者:落枫寒

推荐指数:五颗星

试读

第一章 下山

张小凡自懂事的那天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,跟着一个老头在昆仑山里挖挖草,烧烧火,老头每次都说能练出仙丹,可每次练出来都说一堆黑黑的药渣。

老头说,是他火烧的不好。

六岁那年,老头从山下集市买了台无线电视机,这台电视机也是张小凡了解这个世界的开始。

推书:真龙之命,华夏龙魂之魂,神针惊天下,逆转阴阳起死回生

十二岁那年,老头买了一张碟片回来,后来告诉张小凡要给他上一个男人的第一课。张小凡骂街,这才多大?就上生理课了?

十五岁这年,张小凡跟着老头子下山,说是去赚钱,也是那一次,张小凡杀人了,厮杀了两年多才回到山上。

可是,除了一包辣条,似乎没拿到一分钱,黑心的老头!

十八岁这年,老头说他时日无多了,让张小凡心里酸酸的。

老头躺在床上喊张小凡过去,床边都是老头咳出的血浆。

眼睛湿润润的,张小凡知道,老头不久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心里失落落的,长这么大,老头是他唯一的亲人,老头一旦死了,他不知道我今后的路该何去何从。

“小凡啊,师傅死后,记得把师傅葬在身后那桃花林下,来世投胎,也能有一番桃花运。”老头磕了一口血,看着我,笑嘻嘻的说着。

虽然命不久矣,可老头却格外的乐观。

“还有,以后要是回来,除了多烧点纸钱外,再给师傅烧点美女下来。”

也许女人是老头子这辈子的遗憾吧,从我懂事起,老头真的没找过一个女人。

张小凡点了点头:“老头子,放心吧,到时候保证你一天一个,不带重样的。”

“不错不错,不枉我将你养大成人。”

老头有些激动,咳咳两声,又咳了不少血浆出来,气息更加微弱了。

“凡啊,乘我还有口气在,我与你交代一些事情。”

这么多年,老头第一次这么认真。

“凡啊,那天捡你回来的时候天有异象,我亲眼看着一道金光进入你的身体,爷爷我精通天伦命理,却也看不透你的命轮。”

老头从我懂事起,就告诉我我不是一般人,可是十多年了,我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“就你那二把手能耐,能看的准吗。”张小凡小声道。

“凡啊,虽然我给山下张寡妇算错了一次,但是你也不用这么怀疑爷爷的能力吧,就在刚才,我用所剩不多的阳寿又看了一下你的命轮。”说着的同时,老头又咳了一口血浆,张小凡挺不忍的,不与老头再做争论。

“你的命轮强盛,在我窥探的那一瞬就被反噬,不过我已经十分满足了,至少看到了你今后该何去何从。”老头说话已经极为困难了。

“那我该何去何从?”张小凡问着。

“去静海市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没看到…反正去静海市就对了。我有一封书信和一个地址,等我死后你去投奔,应该会卖我几分面子。”

“咳咳…臭小子,去了后,给我老老实实地,不要给人家惹事…”老头咳的越发剧烈,身体一震抽搐后,就再也没了气息。

张小凡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老头平日里让他干又脏又累的活,这一刻老头真的走了,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
背起老头遗体,张小凡走向后山,选了一个最大桃树,挖了个大坑,将老头埋下,砌了一个坟头,拿了块木板,给老头立了个碑。

青云仙人之墓。

(此处已添加小说卡片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老头一身渴望成仙,更是给自己取了个青云仙人的法号。

磕了三个响头,然后回到住的地方将老头的遗物都给老头烧了下去,包括那台电视机,还有老头珍藏的那些碟片和成人杂志。

张小凡给老头守孝了七天,算是报答老头养育之恩。

张小凡本想收拾下东西再离开,可看来看去真的没有什么可收拾的,都是一些陈年老旧的物品。

随身带着是一身换洗的衣服,带着老头留下的书信和地址,还有老头一直视为珍宝的银针。

看了眼茅草屋,张小凡思绪万千,毕竟是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,心中难免不舍。

驻足了许久,张小凡才转过身来,走向山下。

……

一天后,静海市,蓝天花园,12栋203室。

问了小区保安,张小凡找到了地方,敲了敲门。

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四十岁出头的样子,脸上有些皱纹,肤色也不是很好。

“小师傅,你找谁啊。”

推书:真龙之命,华夏龙魂之魂,神针惊天下,逆转阴阳起死回生

中年妇女有些诧异的看着张小凡。

张小凡拿出了信递给了她:“是我师傅让我来的。”

中年妇女接过了信,看了起来,过了会说道:“原来是青云大师的徒弟,小师傅进来吧。”

张小凡微微一笑便跟着走了进去,房子里朴素而又整齐洁亮。

抬眼看去,不远处供着一个牌位,刚上的香还没有烧完。

“我先生一个月前就去世了,二十年前,青云大师救了他一命,让他多活了二十年。”中年妇女神色有些悲凉。

“阿姨,请节哀。”张小凡低头说着。

“叫我云姨吧,你师傅是我们的大恩人,以后你就与我一起生活,我会安排你去上学的。”云姨低声说着。

“上学?”

张小凡有些错愕,这个老头子没说啊,难道信中的意思就是让他生活在这里,然后去上学,过个正常人家子弟的生活。

想了想,张小凡觉得这样也不错。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云姨正想给张小凡解释,大门被推开,一个十七八的女孩走了进来。

整齐干净的校服,裙子下面露着白嫩的大长腿,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,精致的五官,傲人的胸围,整个人透着诱人的气息。

“小凡啊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女儿,王雨晴。”云姨随即介绍着。

“你好。”

张小凡朝着王雨晴点了点头,以示礼貌。

“妈,这乡巴佬是谁啊。”看着一身粗制布衣的张小凡,王雨晴不以为意,甚至带着些许嘲讽。

“不要胡闹,他是恩公的徒弟,以后与我们生活在一起。”云姨有些不高兴。

“不会吧,他和我们生活在一起?妈,爸爸死了,你一个人赚钱养我都困难了,还要养他?”王雨晴顿时恼怒,如临大敌一般,她可不想张小凡来分享她的零花钱。

“我自己可以赚钱。”张小凡解释道。

“拉倒吧,就你还能赚钱?你是出去摆个摊,做江湖骗子吗?”王雨晴讽刺着。

“雨晴,你过分了!”云姨神色一凛,训斥着。

“可是,一个陌生的男人住进家里,要是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?”王雨晴看着张小凡,充满着警惕。尤其是张小凡看着她那灼热的眼神,让她心中极为不安。

这句话说得张小凡顿时脸红了起来,王雨晴是他第一个见到的同龄女孩,而且还那么漂亮,自然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,毕竟是十八岁的小伙子,也属正常。

“好了,好了,去做功课吧。”

云姨替张小凡解围,王雨晴很是不情愿的走进自己的房间,“哄”的一声将门关起。

“这孩子…”

云姨低声道:“都怪我把她怪坏了。”

“哼,土包子,我一定会将你赶出去的!”王雨晴秀拳紧握,心中已经在计划对付张小凡的办法。

没多久,吃了晚饭,云姨说明天帮张小凡安排上学的事情。

“居然还不上卫生间…”王雨晴透着房门缝隙,偷偷的看着张小凡,准备实施她的计划。

又等了一个小时,王雨晴气的贝齿紧咬,而没多久,张小凡动了,走向了卫生间。

王雨晴顿时来了精神,飞快的冲了出去,直奔卫生间。

“土包子,我要洗澡。”

张小凡无语,早不洗,晚不洗,非等我要解决大号的时候来洗。

好吧,等着吧。

王雨晴打开了卫生间的灯,没多久就听到“哗哗”的水声,张小凡可以看到那隐隐的曼妙身姿,不由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。

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“土包子,看我不整死你。”为了赶走张小凡,王雨晴也是拼了,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黑色丝袜,然后弄湿了,然后挤出一些白色的沐浴乳…

她自己都脸红了起来,感觉太邪恶了。

不过想想只要能赶走张小凡,牺牲点又有什么,不就是一条丝袜吗。

几分钟后,水声停止,王雨晴穿着带着皮卡丘图案的睡衣走了出来: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美女啊。”

恶狠狠的看了一眼,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透着缝隙,只等张小凡进入卫生间。

“土包子,你死定了!”

……

张小凡的确是内急了,立马走向卫生间。

生怕张小凡很快就出来,王雨晴立马堵在了卫生间外面。

“你快点,我肚子好痛。”

王雨晴催促着,美眸中说不出的玩味,而正在拉屎的张小凡,还没发现王雨晴设下的丝袜陷阱,不过就算看到了,估计也不会想的到…

二分钟后,张小凡走了出来。

王雨晴立马冲了进去,而后便是大声喊道:“张小凡,没想到你这么变态!”

相关阅读

大家都在看